Apricot May 25th, 2019 at 05:11 pm

    不知为何,我现在下午午睡会出现梦魇,必须凭借自己强大的意念一跃而起,否则动不了,醒不来

    Apricot May 19th, 2019 at 01:24 pm

    “我们显然都对自己的成功功不可没,但仔细想想,我们在别人的成功中扮演的觉得,正如别人为我们每天所做的一样,互相帮助很重要,因为社会越来越把人与人孤立起来,基于偏见和意识形态形成一个孤岛,我们必须透过表面看到本质,看到我们所不能看到的,不仅如此,我们都在处理一些看不到的事情,因此,不在意别人的评价,过自己的生活,可以让我们所有人彼此分享经验,接触全新的视角,我们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过的,但是我们可以彼此互相帮助,并且,不要基于偏见做出肤浅的判断”

    ————from【TED】
    Apricot May 18th, 2019 at 12:16 am

    希望每个人死后尸体都能自动变成一本书,书的内容就是死者的生平。这样一来,有人成了名著,有人成了禁书,有人变成菜谱,有人变成地图,有人是美图秀秀使用手册,有人是小旅馆的登记簿……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图书馆,我们读着别人,做着自己,等着被读。

    Apricot May 14th, 2019 at 02:24 am

    Apricot May 10th, 2019 at 01:01 pm

    之前不怎么光顾食堂的我,这些日子也渐渐的成为食堂的常客了,尽管味道一般,但仍然乐此不彼坐在同事的对面,加上我的迷之近视,随处一瞟就能发现“一抹风景”,遇到自己欣赏的,就无形中给自己食欲加了几分,配上我的幽默能力,我往往都在这张桌子上,笑的格外灿烂

    Apricot May 8th, 2019 at 09:07 pm

    要是都用Chrome或者Firefox就好了,下班!饿晕了

    Apricot May 8th, 2019 at 12:05 pm

    总有科学没办法解释的东西,既然无法解释,只能相信玄学了

    Apricot May 5th, 2019 at 11:11 pm

    这次五一回去,被弟弟这个机灵鬼翻出之前小学的成绩报告册,突然意识到那两位语文老师已经快在我记忆里消失了,惭愧,五年级的庄雪莉老师我记得最清楚的是,有次她忙着发语文试卷,从我身边经过时,因为我的笔尖是朝外的,又握在我的手里,所以不小心在她的胳膊上划了一道弧线,现在想起来,还是挺不好意思的,应该是她最开始让我喜欢上写作文的,她那时第一次在班级上念了我的一篇作文,包括在一次去附近山坡上春游时,我们第一次出去春游,这种只有在书本上才能看到的活动,她来之后,便不再只是书本上看的到,我们像一群小鹿一般,开心不已,我也十分罕见的在地上对着一颗松果端详,并写下“像一个小塔一样”的语句,也正是这句,她当众随即拿着我的作业本子,念了这句,至今记忆犹新……同样四年级的那位语文老师,戴着严肃的眼睛,夏天时常穿着那件经典的背心,本就已经泛白的背心,显得他人格外健壮,他俨然一位学者,在一些事情上,比如我们耍的一些小聪明(包庇同学在班上卖辣条等一些自作聪明的举动),他十分严厉的“训斥了”我们,但是我后来才意识到他的那些话是对的,时隔多远,竟忘了那些令我深刻的词句,不幸的是,我离开小学前,就耳闻他已经患上了癌症。还有就是只待了一年的六年级了,没记错的话她叫曾志萍(惭愧,应该是这个名字)
    ,一直包括现在,我仍然饶有兴趣的跟周围人讲:“吃饭跟睡觉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两件事”。原创即是她,那天就寝的晚上,是个闷热的夏天,伴随着她的直板键盘手机微弱的光,她挨个床铺“巡视”,像极了一位母亲,又有些调皮的味道说出了这句我无法忘怀的话,她也有副黑镜框的眼镜,但是一点也不显得呆板严肃。我初到班级时,为人十分低调(现在也如此),迷上了看书,那时班上兴起了图书角,我十分兴奋,看的最多的是未解之谜,哈哈,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真正的读过书,哪怕看书的条件比那时好了不知多少倍,记得也是很意外的被她“发掘”了我这个书呆子,我只是随意在黑板上写了一句“公园开满了各色各样的花,像花的海洋一样”,课后就被特殊照顾了,也是十分不容易的有一次获得了贫困生资格,在2007年的时候,200块是个很大数目,对于那时一个我这样的孩子,由于穿的衣服是表哥的,有些不合身了,口袋也十分地浅,我就这么揣着这200块在口袋,她十分不放心的叮嘱我,要好好保管,我点点头从她住处带着200块回到了教室。在那一年我是最“深爱”自己父母的,为什么这么说,是因为我得知第二天父母即将离开外出工作时,我飞奔到自行车棚,骑着车在山上狂奔,顾不上傍晚一个人独自出行山路的害怕,回到家中,度过这最后一夜后,便返回了学校,那时她不在,我找的是数学老师请的假,她也是为女老师,也很有特点,我虽记得她的模样,却不能述说什么。似乎那时做了一件挺自豪的一件事——帮别人写情书,尽管就是我的同桌,我还是要求他给我一个放大镜作为报酬,但是他缺货后,随即给了一把细尖老虎钳给我……我对自己的映像已经模糊了,我只记得我特别的小,无论是个子还是别的,特别的小,哈哈,还记得我爸那时拿着一个诺基亚的1110手机,就是那个全球销量达2.5亿的手机,在我座位前按呀按,我自己知道,他就是在臭显摆(撇嘴)。李嘉艳当时就坐在我的后桌,我个子最矮坐在最前面,她应该是那种有种公主气息的女孩,但是又被曾老师批评过她爱耍公主脾气的性格,不过她为人还是不错的,对我也十分照顾,我记得她,绝不仅仅是因为她的音容笑貌,我发誓……往下,往下就是悲惨的初中了,先掩面而泣一分钟……

    Apricot May 2nd, 2019 at 10:44 am

    罐头是1810年发明出来的,可是开罐器却在1858年才发明出来。有时候就是这样,重要的东西也会迟来一步,无论是生活,还是爱情。

    Apricot April 30th, 2019 at 07:50 pm

    今天中午回来午睡了一下,结果醒来就倾盆大雨,走到半路,才明白为什么说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,然后干脆把全是水的鞋子给脱了,打着赤脚,撑着一把可以容纳三个人的伞,淌着水艰难行进,更加令人苦恼的是柏油路实在太硌脚了(/吐血)

    Apricot April 30th, 2019 at 07:46 pm

    回家回家

    Apricot April 25th, 2019 at 08:52 pm

    饿死我了,靠,修不完的bug

    Apricot April 24th, 2019 at 08:40 pm

    当你走在路上,突然一阵嘹亮的口号声响起时,没错,那正是隔壁的兵哥哥们的

    Apricot April 24th, 2019 at 01:14 am

    之所以焦虑,是因为自身很在乎其带来的结果以及造成的影响,而要想减轻这种焦虑感,就必须适当学会调节自身的预期结果,从而达到暂时欺骗自己内心的目的,看《三傻》时,主人公似乎也曾这样说过,“一切安好!”来哄一下自己害怕的内心。

    Apricot April 22nd, 2019 at 08:59 pm

    又是每天这个点回家,感觉眼睛要瞎了

    Apricot April 21st, 2019 at 03:45 pm

    在想五一去哪里玩,看来是自己膨胀了,居然敢有非分之想了,无奈即使背负了一身的zhai,但还是想出去开拓一下视野

    Apricot April 21st, 2019 at 02:55 pm
    此条为私密说说,仅发布者可见
    Apricot April 21st, 2019 at 02:50 pm

    真的极度嫌弃自己这颗容易浮躁的心

联系方式

关于我

  • 来自中部的一个小城市,个性不张扬,讨厌随波逐流。